?

我是变得虚伪了,不说真心话。老实人吃亏,这个真理连三岁的孩子都懂。虚伪和成熟相似,不细心的人分辨不出来。他分辨出来了,好。但我不必承认,也不必否认。不开口,让他说吧! 不说我一直自以为聪明能干

作者:自建房 来源:跟拍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10-18 05:24 评论数:

  万丽想,我是变得虚伪了,不说我一直自以为聪明能干,八面玲珑,其实连小周也不及,连小周的一点边还不及呢。

万丽继续道,真心话老实所以,真心话老实今天请大家都谈谈,科辉广场这个项目,应该怎么进行。可耿志军哪是那么轻易就会被压下去的,他虽然一时没有接上来,但稍过片刻,又说了,科思毁约,不是叶楚洲接了吗,那就把叶楚洲当成科思,不还是一回事,不存在什么项目不成立。万丽道,耿总,你觉得叶楚洲就是科思,这是你的想法,并不是事实,事实是:叶楚洲是叶楚洲,他不是科思,他的谈判条件和科思是不一样的。耿志军何尝不知叶楚洲的谈判条件,但对万丽说的话他总是要闹一点别扭出来,好像总想跟万丽过不去似的,就蛮不讲理地说,条件一样不一样,是他的问题,我们也有我们的主动权,我们可以不接受嘛,谈不拢可以不谈嘛。万丽说,不接受当然可以,不谈也可以,但是不谈就意味着要让这个项目停下来,也许,耿总觉得这个项目可以暂缓一下?万丽家离得比较近,人吃亏,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人吃亏,这伊豆豆到了,两人一起进去,丰姿绰约的小周就迎了过来,可不是从前那个在办公室大气都不敢出说话结结巴巴的小女孩了,一张嘴,早已练得能说会道,见了万丽和伊豆豆,就说,嘿,现在的人就是这样,越美的人越想美,不美的人也就拉倒了,正说笑着,一个躺在美容床上、脸上涂着面膜的人说,你们也来了?万丽和伊豆豆一听,同时说,哈,陈佳。陈佳已经做好了,一会儿就洗净了面膜,露出一张光鲜的脸,朝她们笑着。伊豆豆对小周说,你干脆改名叫机关女同志美容店算了。陈佳说,是呀,你给我们送了这么多的免费,你还赚什么钱?小周说,这些问题,我在没有经商的时候也和你们想的一样。至于现在是怎么的不一样,小周没有说,但大家都明白,小周已经不是从前的小周了。

  我是变得虚伪了,不说真心话。老实人吃亏,这个真理连三岁的孩子都懂。虚伪和成熟相似,不细心的人分辨不出来。他分辨出来了,好。但我不必承认,也不必否认。不开口,让他说吧!

万丽简直不敢相信,个真理连接待处处长这么重要的位置,个真理连怎么会是这样一位女同志坐着,要水平没水平,要相貌没相貌,要修养没修养,她开始还以为金美人是哪位首长的夫人,后来渐渐地知道,金美人什么背景也没有,这使得万丽更加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万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岁的孩子都熟相似,不说她在那里跟他争执了半天,岁的孩子都熟相似,不说互不相让,最后他竟然说什么他不知道,万丽已经不再是气,觉得很荒谬,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连连地冷笑几声。孙国海也看得出万丽真的很生气,赶紧说,万丽,你先别气,别急,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替你分析分析。万丽朝孙国海瞪着眼睛,怎么看,她也看不出孙国海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孙国海满脸的焦急和真诚让万丽不能不相信他,所以万丽只得重新说过,刚才,我跟你说金美人的事情,你说要去找金美人说话,我叫你不要去,你偏要去。孙国海“啊哈”了一声,说,你就为这事情不高兴?还睡不着觉?嘿嘿——万丽说,你还笑,我叫你不要去,你偏说要去,你就是跟我过不去!孙国海说,我不是跟你过不去,我只是跟你说个道理,要不是因为你,什么金美人,我看都不要看的,去找她说话,也是给她面子!万丽说,我不要你去!孙国海说,我又不怕她的。万丽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计部长的办公室的,懂虚伪和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懂虚伪和成发现林美玉不在,叶楚洲和黄林也都不吭声,万丽不知道林美玉从计部长那里出来,有没有回办公室,有没有跟叶黄两位说些什么,他们不说,她也不便问,但不管怎么说,自己心里好歹出了一口气,知道伊豆豆说得不错,领导不是有眼无珠,领导的眼睛亮得很。

  我是变得虚伪了,不说真心话。老实人吃亏,这个真理连三岁的孩子都懂。虚伪和成熟相似,不细心的人分辨不出来。他分辨出来了,好。但我不必承认,也不必否认。不开口,让他说吧!

万丽简直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计部长办公室的,细心的人分计部长的态度太出乎意料,细心的人分既让她受宠若惊,又让她摸不着头脑,她心里忐忑不安,好像等待着要出什么大事似的。但一直到这天下班,机关里一切平静而正常,万丽推着自行车,出了机关大院,看到大街上人来车往,一切依旧,她才深深地嘘出了一口气,心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万丽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辨不出来他必承认,也不必否也就是说,辨不出来他必承认,也不必否她在南方考察接到叶楚洲电话那天晚上,正是叶楚洲最悲痛的时候,但她却错误地感觉电话那头的叶楚洲是那么的乐观那么的潇洒那么的奋发向上,没想到他的内心,埋藏着巨大的伤痛。万丽不由脱口说,那他还——伊豆豆接过了她的话,说,他也只有把心思用在事业上,加倍地努力,要不然天天面对妻子女儿的遗像,他自己也完了。万丽缓缓地点了点头。伊豆豆又说,说来也是奇怪,自从他的公司改名为叶蓝公司后,有如神助,事业大发,他在南方所有吃下的土地都翻了几倍,涨了又涨,所以,他的目标又扩大了,甚至又杀回南州来了。

  我是变得虚伪了,不说真心话。老实人吃亏,这个真理连三岁的孩子都懂。虚伪和成熟相似,不细心的人分辨不出来。他分辨出来了,好。但我不必承认,也不必否认。不开口,让他说吧!

万丽将保姆老太送到医院,分辨出挂上水,分辨出老太太体质不错,很快就退了烧,迷迷糊糊地睡了,万丽赶紧走出来,站在走廊上,掏出手机,还没有拨出号码,便看到耿志军出现在急诊室的走廊上,正急急地过来,万丽不由奇怪地“哎”了一声。耿志军看到了她,停下脚步,脸色有些焦虑,但口气仍然是冷冰冰的,万总,怎么啦?万丽说,你怎么啦,谁在医院?耿志军道,谁在医院?不是说你母亲送医院了吗?万丽说,不是我母亲,是我们家的保姆老太,耿志军说,反正是你家有人住院了嘛。

万丽觉得,,好但我还得好好琢磨琢磨这个伊豆豆。许多年过去了,开口,让他方梅早已经从万丽的生活中淡去了,开口,让他可有一次孙国海的弟弟弟媳来南州玩,跟万丽说起老家的一些事情,无意中提到方梅,说方梅早几年已经调到南州来工作了。万丽一听之下,心里一愣。后来问孙国海,你一定早就知道她到南州工作了吧,你们经常见面吧?孙国海说,哪里经常见面,忙都忙死了,有一次老乡聚会,她也来了,她丈夫的部队调防到南州,她就跟过来了。万丽冷笑一声,说,到底还是找了个部队的,恐怕是有什么部队情结吧。孙国海说,这我哪里知道。万丽说,她调到南州,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怕我知道?孙国海说,干吗怕你知道,你跟她又不熟,告诉你你也未必听得进去。万丽愣了愣,这句话孙国海说得倒是有道理,因为孙国海外面交往太多,开始的时候,万丽也还关心关心是些什么样的人物,但时间长了,也实在懒得再去打听和过问,孙国海呢,开始的时候也还要向万丽吹嘘吹嘘,可渐渐发现万丽根本没把他的朋友放在心上,慢慢地也就不多说了。

宣传科代科长余建芳向万丽交代工作时说,我是变得虚伪了,不说小万,我是变得虚伪了,不说你别看我们宣传科人手少,但妇联工作的情况,都从我们这里走出去,我们的工作要是做得不好,别人就无法了解妇联工作的情况,甚至还会遭到曲解。万丽说,我懂了,大家干的工作,由我们科写了文章让大家知道。余建芳说,我们做工作,不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但也不能不让别人知道,知道也是一种监督。万丽心服口服地点了点头。余建芳虽然朴素得有点土,发型,服饰,气质,像农村老大妈,但说话却有水平,人不可貌相。万丽知道,机关可是藏龙卧虎之地,自己要好好地向她们学习,才能进步。丫丫拿小手摸着万丽的脸,真心话老实乖巧地说,真心话老实妈妈,以后让我来说他,我来帮你教育他。万丽正要说什么,电话铃响起来,丫丫从万丽腿上滑下来,过去接了电话,说,找万丽吗?我喊她来接电话啊,请你稍等。万丽见丫丫小小年纪,学着大人的样子,心里喜爱得不行,过来接电话时,脸上都是忍不住地笑。万丽一接电话,丫丫就懂事地跑开了。电话是康季平打来的,说,万丽,本来想约你出来吃晚饭的,但你刚刚回来,总要和家人团聚团聚,就改变了主意。万丽早估计到康季平这两天会找她,也没有多啰唆,就说,那我晚饭后出来。康季平也很简洁,说,好,我们到和美茶社喝喝茶。

丫丫走开后,人吃亏,这万丽说,人吃亏,这真有本事就在工作上做出点成绩来,给自己设定一个进步的目标,今天弄个手机,明天混个饭吃,算真本事吗?孙国海说,那也不是人人能够做到的,要说工作成绩,你以为我没有吗,我的成绩,不要太大噢。万丽说,在哪里呢?我怎么看不见,别人怎么看不见?孙国海说,看不见是别人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万丽知道又走进老圈子了,下决心不跟他说废话了,自己的事情还在心里七上八下,想把向问找她谈话的经过告诉孙国海,把三种可能也说出来,听听他的想法,可几次话到嘴边,不知怎么又说不出来,但不说吧,心里又堵又乱,没着没落似的难过,最后便迂回着说,如果我有机会动一动位子,换个单位,你觉得我干什么更合适?孙国海不假思索地说,你的水平,机关里谁不知道?干什么都行嘛,要叫我说,干个市委书记副书记也不会比他们差。万丽气得说,你这叫什么话?孙国海说,心里话。妍姿美容是一家美容连锁店,个真理连老板就是原来在市委办公室当打字员的小周。起先是小周的老公下海开店,个真理连后来做大了,硬把小周也拉下海,小周哭着闹着不肯离开机关,老公下了最后通牒,不下海就离婚,才把老实的小周吓了出来。后来他们的店越做越大,已经开到了上海北京,老公经常到外地督阵,小周就留守在南州的店里,曾经给机关里一些要好的女同志都送了一张免费美容卡。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